CBA

谁可言道 正文 第一章 听雪楼

2020-01-16 21:07: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谁可言道 正文 第一章 听雪楼

苍生茫茫,天下久分。

战乱不断,各方林立。

此时此刻,北原大陆。

一线天,听雪楼内。

“恭贺楼主!”

“哈哈,恭喜楼主踏入气府九重境!”

“是啊是啊,楼主此番功力大成,万鹤楼和天梦阁已经不足为虑!吞并他们,也是指日可待啊!”

……

只见殿堂之内,一中年男子端坐首位,不怒自威,气势逼人。

然而,平时极其威严冷厉的他此刻却是略显慵懒,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只是静静听着下面人的恭贺声,淡然的看着他们狂喜,也不去发表什么意见。

待到下方的人神色激动满脸狂喜吵闹了近半个小时,这才轻咳一声,虚压双手,略微坐直了身子。

也不见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动作,室内却是陡然一静,针落可闻。中年男子的威严和声望,可见一斑。

雪傲天见状却是微微一笑,轻轻摆了摆手,言道:

“大家不必拘束,今日是个大喜的日子,各位该干嘛干嘛,劳累了这么久,也该适当放松一下了。”

言毕,下面的人脸上这才重新挂回了笑容,放松了身体,虽然偶尔交头接耳几句,但却比先前收敛了很多。

稍微顿了顿,雪傲天淡笑道:

“诸位,我说几句。”

这时,众人的视线又再次集中到了雪傲天的身上。心中仍在感叹楼主不愧是听雪楼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天资卓越,这才三十刚出头,实力便达到了如此境界。那要是再过些年……众人想到这,不禁相互看了看,互相点了点头,但那那笑容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

“此次,我侥幸突破,诸位的功劳,在下铭记于心。”

言罢,雪傲天竟是站起身,朝着下方微微躬身行礼。

下面的人自然是诚惶诚恐,连忙让开,并连呼不可。

只见人群瞬间起立,分立两侧,中间空出了一条能容纳马车通过的道路。

雪傲天对此似乎是早有意料,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之色,只得缓缓起身,并示意众人重新坐下。

这时,一身穿青衣华袍的老者站了出来,朝着雪傲天微一拱手,算是行礼。雪傲天见状也是微笑点头,站直了身子,等待前者言语。

此人名叫华惜文,因为年长,故而大家都称他为华老。

华老人如其名,惜字如金,平时寡言少语,但却是雪傲天的左膀右臂,堪称智囊的存在。因而,就算是雪傲天也是对其尊敬有加,以礼待之。这点倒是让华老颇为感激。

华老的儿子曾经因为和人争执被打成重伤,幸得雪傲天的救助,这才没落下病根。虽然他平时寡言少语,但却将这份知遇之恩深埋心底,伺机报答。就连雪傲天这楼主之位,都是有着华老在其中暗中相助。

“楼主如今神功大成,功力更进一层楼,莫说是万鹤楼和天梦阁。就是这雪域,凭借着楼主的天赋,十年之内,亦可霸之。然而,老夫认为,行事不可冒进,就我方目前的总体实力,和其它两家相差不大,万一那两家联手,我们怕是会瞬间陷入被动。理应暂时,韬光养晦,待到时机成熟,再发动战事,方可轻胜。”

华老上前一步,侃侃而来。

“嗯,在理。诸位以为如何?”

雪傲天并非冲动鲁莽之人。相反,他很机智谨慎,而且善于采纳贤言。

众人见雪傲天偏过头来望向自己,皆都纷纷表示赞同华老的意见。就算撇开雪傲天的声望不谈,华老几乎每次都是算无遗漏这点,众人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意见,“神算子”之名,当之无愧。

……

然而,就在众人商议其他事情的时候,大殿的门被悄悄打开了一个缝隙。

只见,一个小脑袋悄然探出,随即半个身子挤了进来。四下张望了一番,见没人注意到自己,两只灵动的小眼睛骨碌碌一转,嘴角咧开一道笑容,两只小手分别摁住门边和门框。稍一用力,整个身子便挤了进来。

小男孩大约五六岁的模样,长相颇为可爱。神色灵动,透露着这个年龄段孩子特有的调皮。

进来后,用力一推,便将足有一丈高,厚三尺的大门给关上了。力气之大,令人咋舌。

小男孩名雪龙玉,乃听雪楼楼主,雪傲天的独子。

别看雪傲天对下属极其严厉,要求苛刻。但他却对自己的儿子极其宠爱,万分容忍。

雪龙玉一进门便动作迅速的像只猴子一般,开门,关门,闪身到柱子后面,俯身收敛呼吸,一气呵成。动作之快,简直不像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应有的。

要说雪龙玉这比同龄人强了不少的体质。

一是这小家伙似乎天生神力,出生才一年多便能抓起屋内的椅子到处乱丢。

二自然便是雪傲天的功劳了。自打雪龙玉的母亲怀上他开始,雪傲天便开始到处搜罗各种灵丹妙药,用来滋补还在娘胎的雪龙玉。因而,雪龙玉天生体质便是异于常人,其天赋怕是比起雪傲天这个百年不出的天才,还要更胜一筹。

小家伙出生以后,雪傲天对其的宠爱不减反增,要什么给什么,怕是就算雪龙玉哪天突发奇想想要巨龙当宠物,雪傲天都会想尽办法给他弄来。

对于这点,就算是雪龙玉的母亲,慕容香寒都是对此无奈之极,经常劝说雪傲天不要对孩子太过宠溺。然而,雪傲天却总是“积极认错,屡教不改”。慕容香寒见状只能作罢,毕竟她也是雪龙玉的母亲,对孩子的宠爱丝毫不逊于雪傲天,便也任由他胡来。

但雪傲天毕竟是一楼之主,不能以身作则怕是会给他带去很多麻烦。

不过,好在雪龙玉虽然调皮了些,但还是相当懂事的,几乎从来不会给父母添麻烦,就连楼内的其他人,都是对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喜欢的不得了,甚至有几位对其的宠爱丝毫不逊色雪傲天和慕容香寒。这也变相的化解掉了雪傲天因为对儿子过分宠爱而造成的不良影响。

……

说了这么多,再来看看我们的主角,雪龙玉。

雪龙玉此刻不知通过什么方式爬到了大殿上方的梁柱上,这番身手,着实让人叹为观止。

而且看其熟练的样子,和站在梁柱顶端丝毫没有恐高的意思,显然干这种事也不是头一次了。

并且他还继续沿着横梁朝着大殿前方爬去,一边爬还一边警惕的注意着雪傲天的动静。

要说雪龙玉对于这个楼主父亲可是“又爱又恨”,父亲的确对自己很好,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然而就是因为这种“太好”,导致雪龙玉提前产生了一种类似“叛逆”的心理。

好,你不让我到处乱跑,我非要偷偷溜出去玩。行,你不让我靠近内院养的几只狼犬,我昨天还偷偷给它们送吃的了呢。

现在,这小家伙依旧无视了雪傲天不久前警告他的话“两个时辰内,不准进议事殿内”。

虽说听雪楼名字里有个楼字,但总体来说,还是说像“一座宫殿建筑群”更加贴切一些。因此,什么正殿,议事殿,审判堂等等,应有尽有。

雪龙玉悄悄的从上方向下探出了小脑袋,心中想的则是“这次玩点什么呢”这之类的东西。其实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这次扔点什么”。例如,某次,这小家伙不知道从哪抓了一只王八回来,悄悄爬上了听雪楼禁军统领林通头顶上的梁柱,用绳子拴着王八的尾巴,并令其以“人猿泰山”的形势,直接糊在了林统领的脸上;再比如,在楼内总管花姨的化妆盒里掺进辣椒粉……很多,很皮,很险恶……这里就不细说了。

总之,有了以上的各种“案例”的存在,听雪楼各方堂主,统领,总管之类的,可谓是对这小家伙时常宠爱的不得了,时而又避之如蛇蝎,真可谓是“又爱又恨”。

就在雪龙玉准备继续以往的“游戏”时,突然身体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给禁锢住了,就连开口说话都不行,只剩下两只慌乱的小眼睛骨碌碌乱转。随即,便眼前一花,再抬头一看,便见到了一张严肃中透露着威严的俊朗面容。

“爹爹……”

雪龙玉见势不妙,赶忙撒娇。

还别说,这招简直是百试百灵,屡试不爽。

果不其然,雪傲天一看见雪龙玉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好不容易板起的脸彻底变为了无奈的苦笑,摇了摇头,道:

“你这孩子,跑那上面做什么,万一掉下来怎么办?多危险知道吗?”

雪傲天对着面前的小家伙沉声训斥,后者也是一副“我知道错了”的样子,低头不言。

虽然是低着头,脸上挂着沮丧的神情,但一双大眼睛却是贼兮兮的四处乱瞟,似乎是想要寻找“救兵”。

很快,他便一脸惊喜的将目光锁定在了华老身上。

华老见状,也是面露苦笑,看了看龙傲天,后者也是明白了前者的意思,苦笑摇头,放开了对雪龙玉的限制。

雪傲天对此也是颇感无奈,也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了自己的某方面特性,这小家伙显然也是那种“积极认错,屡教不改”的类型,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吧。

雪龙玉发现自己终于能动了,便一脸笑嘻嘻的奔向了华老,抓着他的衣服不放。

华老也是一脸宠爱的摸了摸雪龙玉的头,任由他胡闹。

好在,该商量的都商量完了,决策什么的还要具体在想,再者有雪龙玉这小东西在,显然什么都进行不下去了。

雪傲天便挥了挥手,遣散了众人。

随即大殿内就剩下了这父子俩大眼瞪小眼。

……

时间在这种温馨的氛围中过的飞快。

眨眼间,十年,过去了。

小龙玉也渐渐长大了。

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忻州市荣军精神病医院怎么样
长沙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昆明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温州治男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