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神控天下 第1206章 都说了别惹我!

2019-10-12 19:20: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控天下 第1206章 都说了别惹我!

周仓在説着话的同时,对着那半神王使了几个眼色。

那半神王沉声道“给我把他抓起来,带回教内候审!”。

候朗鸣没想到这外门执事居然不给面子,怎么説他都是内门弟子,只要再进一步,就可以成为真传弟子的存在,一般执事都会给他们一些面子的。

“海执事,你要弄清楚,这只是周仓的一面之词,等教内查清楚谁对谁错,你才有资格抓我!”候朗鸣喝道。

他根本没想到这半神王其实是周仓师傅那一脉的外门执事,人家根本不会为了他得罪周仓的。

“谁对谁错,教内会有发落,你在这里闹事就是犯了规矩,我有职责抓你回去!”那半神王喝道。

候朗鸣阴沉着脸,心情极度郁闷至极,他没想到多年浪际花丛,居然在今日惹上了一身骚。

“我可以和你们回去,但是请等我一下,我要与我的朋友説几句话”候朗鸣道。

那半神王也不敢逼得太紧,也没有阻止候朗鸣。

必竟以他实力,候朗鸣根本是逃不了的。

只是他随着候朗鸣走去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醉鬼在那里还在喝着酒,而他居然看不穿这醉鬼的实力。

“难道这xiǎo子有什么古怪不成?”那半神王和周仓都同时掠过了疑惑想道。

候朗鸣走了过去,提起了一坛酒灌了一口道“凌老弟,你我一见如故,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这把扇子我就送给你了,这里可是画着我这一辈子见过最美的女子,也是我永远无法拿下的女子,相信你见了她,你会忘记你原来的女人,到时你便可以重新振作起来了!”。

説罢,他便将自己那把扇子放到了凌笑之前。

凌笑继续喝酒,没有接也没有説什么。

候朗鸣也不再多説什么,欲转身随着那执事一同离开。

只是那周仓突然出手,将那桌子之前的扇子抢了过来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能让你候情圣念念不忘的女人到底是谁,让我来沾仰沾仰一下其绝色风采”。

候朗鸣大怒喝道“快把扇子放下,要不然我杀了你!”。

候朗鸣是彻底地动怒了,看得出他对这把扇子极其地看重。

“哼,只是一把破扇子而已,看一下你就想杀我吗?那我更要看看是不是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候朗鸣越是紧张,周仓越是好奇。

就在周仓要打开扇子之时,候朗鸣再次对着周仓出手了。

他这一次出手直接动用了全力,根本没有压制属性力量。

只可惜,那半神王的执事瞬间将他给压制住了“你要是再敢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候朗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仓将他的扇子打开。

当周仓看到扇中的画像之时,整个人呆住了,他自语道“是……是神女,真……真美!”。

“周仓快把我的扇子放下,要不然我定与你不死不休!”候朗鸣吼道。

这可是他们莲花教的神女啊,要是让人知道他偷偷画了她的画相,那只有死路一条了。

“哈哈……你与我不死不休,真是笑话,你居然敢偷画神女画相,就这一条罪名足够你死一千次了”周仓回过神来大笑道。

本来他与候朗鸣就结怨在前了,如果候朗鸣真没有与贾黛通奸的话,那他还真拿候朗鸣没办法,可如今不一样了。

教内本来就是重女轻男,而扇子内更是他们莲花教第一美人,也是新一代的神女,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她的画相被教内的弟子偷画下来,要是让她知道此事,候朗鸣绝对是难逃一死。

候朗鸣神色瞬间苍白至极了。

他这样可是亵渎神女之罪,哪怕是他师傅也保不了他啊!

这也正是候朗鸣为何要将这扇子送给凌笑,他生怕某一天被别人发现了,那就麻烦大了,他本想过将这扇子毁掉,可是又舍不得。

没想到,最后还是给他招惹了这大麻烦。

“罢了罢了,没想到我候某人浪迹花丛百年,最后却是因为女人而死,哈哈……”候朗鸣露出了无比绝望之色笑道。

周仓收起了扇子得意笑道“嘿嘿,你知道就好,快快回去听候发落吧!”。

就在候朗鸣与周仓等人要离开酒楼之时,在喝酒的凌笑突然间翻动了一下手掌,瞬间将周仓那手中的扇子给吸夺了过来。

“哪来的酒鬼,居然敢夺我扇!”周仓只觉得一diǎn劲风刮来,手中的扇就飞到了凌笑手中,当即对着凌笑惊喝道。

这莲花城可是他们莲花教的地盘

,周仓可不会惧教外任何人呢。

凌笑手里压着扇,嘴里继续喝着酒,丝毫不理会周仓。

周仓刚才就被候朗鸣拧

断了手,虽恢复过来了,但心里窝心得紧,如今又有一个不识趣的年青人敢得罪他,这让他愤怒到了极diǎn。

“我怀疑你是其他势力的奸细,待我抓你回去我教听候发落!”周仓随意地找了一个借口説了一声,便朝着凌笑擒拿而去。

凌笑似乎都没把周仓放在眼里,身子倾斜了一下躲过了他的擒拿。

“这是候兄送给我的礼物,你……你最好别惹我!”凌笑迷糊地説道。

凌笑并不想理会人家教内的事情,但是他如今已经是醉意十足了,只知道有人给他送了扇,自然不能被别人取走的道理了。

“装神弄鬼!”周仓没想到凌笑居然能躲过他的擒拿,当即再次出击,速度比之前提升了数筹,直接朝着凌笑的脖子捏了过去。

看其样子似乎是想要直接击毙凌笑一般。

“凌老弟xiǎo心!”候朗鸣提醒叫道。

他想要去助凌笑,可惜却被那半神王的执事给压制着,根本是毫无办法。

凌笑是醉了,可是他的修为仍然在,他的反应仍然在。

周仓只是高阶圣皇实力,对于一般人来説是很强大的存在,但是对凌笑来説,简直是天与地之间的差距。

就在周仓的擒爪要捏到凌笑咽候之前,他的那只手臂便被凌笑给稳稳捏住了。

“都説了别惹我!”凌笑很恼火地説道。

失去了云梦琪的所有线索,他心里无比地失落难受。

周仓一再逼他,他又岂会一让再让。

咔嚓!

啊!

周仓这个刚修复好地手臂再一次被捏碎了,他发出更加惨痛的叫声。

凌笑将周仓甩了出去,再灌了一口酒喝道“别在这……这里吵我喝酒,给我统统滚出去!”。

“真是放肆,这里是莲花教的地盘,居然敢伤我教弟子,饶你不得!”那周仓带来的巅峰圣皇惊喝一声,手中多出了一把圣器全力地朝着凌笑斩了过去。

他知道凌笑实力可能不凡,所以一出手就没有留任何力量,务必将凌笑斩下。

眼看圣器就落到凌笑面门之前了,凌笑却似乎毫不察觉一般。

只是就在那圣器将凌笑一刀两半之时,所有人都惊呆住了。

因为那圣器不知何时却是被凌笑两根手指给夹住了。

这可是高阶圣器啊,哪怕是半神王也不敢这般托大将它这样接下呢!

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相信啊!

叮!

接下来,那把圣剑直接被凌笑以两根手指之力将其给折断了。

所有人更是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一幕,他们都知道眼前这年青的醉鬼绝对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甚至有可能是真真正正的神王。

候朗鸣看着凌笑眼神变得几分迫切了起来。

他真没想到自己刚才还和这么强大的人称兄道弟呢。

那巅峰圣皇被震退了数步,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了起来,同时心里又是无比地担忧。

也就在这时,凌笑手中那半截断剑被他甩了出去。

噗!

那巅峰圣皇肩膀之上立即被洞穿了一个血洞,痛得他直咧牙。

“别再惹我,要不然……要不然你们全去死!”凌笑冷喝道,一股神王的气势毫不掩饰地散发了出来,一道若隐若现的金龙在他身后不停地盘旋着。

在场的众人都被吓了一大跳,他们皆是被压得透不过气来一般,一个个汗如雨下。

凌笑不理会他们,朝着酒柜的方向一招,又有数坛酒落到了他面前。

他拍开了坛口,再次痛饮了起来。

周仓与那巅峰圣皇都不敢再挑衅,只是带着满脸怨恨之色看着凌笑。

那半神王执事终于开口道“阁下不知道怎么称呼?我等仍莲花教的人,就算阁下是神王,也不能如此欺负我莲花教的人”。

凌笑都不想与那执事説话,继续狂饮着酒。

那执事被无视,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他在莲花城执守多年,就算是神王遇见他也得给几分面子,而现在看来在这酒鬼面前似乎没有任何效果。

“海执事,我看我们先把候朗鸣押回去再説,到时候请求教内长老支援,看他还敢不敢在这摆谱”周仓拉了拉那执事説道。

他生怕这执事再挑衅对方,对方发酒疯把他们都杀了,那就麻烦了。

那执事犹豫了一下diǎn了diǎn头道“嗯,我们先回去,等会让他好看的!”。

一行人就押着候朗鸣离开了。

而这时,凌笑却是将那扇子随意打了开来。

蓦然,他那迷糊的眼神瞬间爆射出了两团精芒,同时惊喝道“慢着!”。

七台河治疗阳痿费用
淄博治疗卵巢炎费用
黑河治疗白癜风方法
七台河治疗阳痿医院
淄博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