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轻舞】不安分(小小说)

2019-09-14 06:47: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穿开裆裤的记忆里,每天太阳西沉时爷爷总会说,拦羊的快回来了。后来收裆上学识得两个半字才知道这个时分叫傍晚!
 昨天或是在一个深秋的傍晚,走门串户的听见小区广场唢呐声声,演奏着陕北民歌《贺新春》,就是“猪啊,羊啊,送到哪里去?送给咱亲人解放军……”那首毛泽东在延安打江山时期,唱响全国家喻户晓的人民群众支援前线的歌曲。今天已成了小区男女老少人跳广场大秧歌舞的主旋律,乍一听起来仍然是悦耳欢快、心情奔放、很是享受。
为此我自作主张,对身躯上下一个小作修饰和穿戴,特别是给一捋三压的发型上有意喷了点啫喱水,以防止风吹发乱摆的不雅。自感风采即离开壁镜下楼观看与“楼花”一起靓丽的群体秧歌,以躲过各电视台让观众重度无可奈何的广告时间。
一出单元门就感一阵凉风袭面,随即浑身极不协调地打了几个颤抖,而鉴于不让懒惰性占了风头,我还是坚持走出了大门外。不料间凉风呛胃一时打起冷嗝来,并有越来越紧的趋势,两秒一高、三秒一低的嗝嗝不停。
为解这一窘境,我刻意哼唱起“听说你做了一双牛鼻鼻鞋,你的心思我猜不来,麻柴棍棍顶门风刮开……”,但打嗝却没有一丝缓解的意思!当又一个打嗝声歪曲的响起时,正好把迎面低头玩弄手机的两个小姑娘吓得猛抬头并身体一抽,这倒把我逗了个笑,小姑娘亦然见我也双双微笑着和我擦肩而过,又对我扭了两次回头。
 因为我信步看热闹,突然听到身后有妇女人悉数的对话声:
 “咱俩以后就到‘桃源小区’广场去扭秧歌,多走几分钟也是个锻炼,别在咱们小区扭了。”一个妇女说。
 “就是的,明天再把五号楼的老王师和十二号楼的 娟也叫上。”第二个妇女回应。
 “好的,你负责叫老王师,我负责叫 娟,当看见咱小区广场没有多少人来跳舞时,把那个秃顶刘老汉狗得气晕、气死,气的他驴杂种老汉心脏病、高血压、脑血栓后天就犯病住院去了别再回来!”这话够狠心、够残酷的啊。
 原来刘老汉即是本小区广场、秧歌舞管理者,也是有力的组织者,工作期间不免说些得罪人的话、做些得罪人的事,所以使一些跳舞和扭秧歌的爱好者赌气、争理流失到别的小区去跳舞。
 听着两位妇女的对话,很像拉帮结派和想孤立小区广场舞组织者刘老汉的嫌疑。
 我不必搞清楚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矛盾,也无权干涉一切自由人的活动权利。但是我想,如果我出单元门明显感受凉而坚持散步倒致冷嗝不止,是自己的错;那么这俩位妇女如此舍近求远跳舞的行为,也应从思想上有纠错的必要!
 但我只能叹息,唉!平凡的生活,超凡的人心,怎就没有一个人生活能安分的?


共 102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讽刺意味浓浓的小说,首先提到了现今电视节目里广告占时太多而让人无奈的窘态,接着又说了目前生活安逸的居民生活无忧而产生的惰性,小说最后,点中主题:“不安分”。一对妇女,因为对某管理者因工作原因积生怨恨,却在背后拉帮结派诋毁他人,她们无口德,无品德的行为,或许歪曲了事实,或许误会了事情的真情,更或许很大程度上伤害了官与民之间的感情。文章一针见血地批驳了一些人背后搞小动作的恶劣行为,文章中心明确,整合通俗,语言凝炼,掷地有声,一篇有说服力的警世小说,值得推荐赏阅。问候作者创作辛苦,期待作者更多精彩。【轻舞编辑:蓝天蓝】
1 楼 文友: 2016-12-15 10:09:01 三哥哥,可别被那两个妇女拉过去了哦。 不要让他人的噪音,淹没了你内心的声音。
2 楼 文友: 2016-12-15 11: 8:01 哦,那不会的。三哥哥很少参加广场舞活动!谢谢蓝儿四妹子,编辑辛苦了。脑溢血的护理常规
远大立可安复方木香小檗碱片
小孩上火吃什么药
小孩上火吃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