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陽鋁停產背后政府和社會的雙重焦慮

2019-11-09 05:18: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阳铝停产背后:政府和社会的双重焦虑

不可否认,全球经济下滑、铝行业市场波动、原材料成本上涨冲击了曾经的山西百强阳铝但在不少人看来,诚信缺失、链条短缺、改革滞后、员工冗杂的现实,直接导致了各种救赎的最终失败阳铝的生死考验,凸显作为老工业基地的阳泉,政府和社会的双重焦虑

阅读提示

2012年11月,阳泉铝业全部停产,12月31日,除留守人员外,其余员工放假,等待企业的重组

阳铝发展历程中从来都不是顺风顺水,市场的波动、环保压力等几次让企业面临深渊,但是最终都挺了过来2012年的这个冬天格外寒冷,停产等待重组成为阳铝最后的选择,作为有着43年历史的国有企业,这样的结局也引来种种争论和非议

深入阳泉铝业公司,试图为读者还原一个真实的阳铝

失信:两笔贷款之后的链条断裂

据阳铝内部人士透露,直接导致企业陷入困境的是两笔贷款,这也成为压倒阳铝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0年10月,阳铝在中国银行、民生银行两家商业银行总额为3300万的贷款到期,银行多次上门催收,但是这个时候,深陷金融危机的阳铝保生产都有点紧张,根本无力偿还银行多次上门催收,企业以各种理由拖延

在此之前,阳铝上马5万吨再生铝项目和10万吨轨道交通项目,并先后和供应商预定了部分设备,进行了一系列前期投资省里立项,阳泉市组织政、银、企三方洽谈会,中国银行与阳铝签约一项5000万贷款,但是这笔贷款最终没有落实

双方失去信任由此开始经过多方协调,最后妥协,阳铝从小额贷款公司贷款填补银行窟窿,银行承诺通过倒贷继续支持阳铝

为了不至于和金融危机中风雨飘摇的阳铝绑在一起,在通过小额贷款公司补齐银行的窟窿后,银行出于风险控制停止了对阳铝的授信这之后通过政府部门多方协调,阳铝找到了更有实力的国企担保,银行拒贷并且态度坚决

据阳泉市人民银行工作人员介绍,当时商业银行贷款基准利率为6%,而同期小额贷款的利率按照国家相关政策为不超过24%,即使按照基准利率3倍的利息18%贷款,阳铝仅此一项一年需要新增财务费用近400万元

没有人知道,此时这突然增加的近400万元对阳铝来说意味着什么从2008年开始,全球经济整体下滑,受此影响,铝价降到1万元,全国铝业进入全行业亏损,阳铝前期运作的5万吨再生铝项目和10万吨轨道交通项目被迫缓建,投入资金搁置商业银行承诺的5000万贷款没有落实更是雪上加霜

现金流断裂,为了维持生产,上游原料只能通过赊欠,45天后付款,所以吨铝成本上涨了100到200元,等米下锅的阳铝只能接受;卖出产品收预收款,同比比市场产品优惠;欠电费4000多万元,电力部门只能通过拉闸限电欠工人4个月工资不发,四险一金全部停缴,干部群众情绪低落,四面漏风的阳铝陡然间陷入死结

链条:市场偶然背后的发展困局

细观阳铝的停产,在这些偶然因素的背后,其实有诸多必然

阳铝的老工人告诉,阳铝的历史上,并不是第一次陷入绝境

1988年,阳铝电解铝项目启动,经过短短两年时间,一期6000吨建成投产之前的铝氧厂,小铁炉、机修,速凝剂小打小闹,阳铝年产值只有300多万元电解铝项目的上马,一年产值突飞到5000多万元

一吨8000多元的铝锭成本只有6000多元这之后,阳铝开始了快速的扩张,1992年的二期6000吨,1996年的三期1.8万吨,与此同时,上游产业的碳素厂、下游产业1000吨铝型材厂亦同期上马

因为两头在外,为阳铝的大起大落埋下了伏笔1998年,随着美国全球最大的氧化铝生产企业美国凯撒公司爆炸停产,全球氧化铝价格飙升1吨从1200多元涨到4000元左右,并且全部是现款交易

受制于上游企业原料价格上涨,企业在1999年8月无法继续经营,由于前期投资速度快,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光电费欠款5000多万元,氧化铝原料欠款3000多万元3万吨产能停了12000多吨

此时的阳铝,198台小型自焙电解槽,属于国家明令强行关停的槽型,企业负债率100%与此相对应,2700多名员工中,机关后勤人员有480多人,每天单位8个接送车接送员工上下班都略显紧张

反观此次阳铝的停产,同样发端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国际铝价从2万元的高位高台跳水到1万元业内人士分析,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既要有铝土资源,也要有氧化铝、电解铝、铝型材、自备电厂,有一套体系才能成为产业链,才能保持不亏损,但阳泉铝业只有电解铝、铝型材,两头没有,受制于人

阳铝再一次陷入深渊

2001年,山西省地方电力公司和广东铝业的重组兼并正式开启,经多方谈判,对方只同意接受新上1.8万吨产能,其余部分不在考虑之列,这样的谈判条件显然让阳铝人无法接受作为经历多少年的国有企业,阳铝在此时已经承担了诸多社会职能,学校、医院、幼儿园等企业附属单位是不得不考虑的一个难题

突围:救赎与改革的路径选择

对企业的救赎,政府曾经的想法是通过重组兼并,这也被认为是最为现实的选择,1998年之后的金融危机,阳铝的这条路没有走通

但是当时的阳铝人,人心思变,人心思进,企业不景气,人心没有散了阳铝的老工人这样告诉

集资渡难关,工人们纷纷拿出自己家里的钱拯救企业,有5000元,有8000元,有个老工人把准备给孩子的1万元结婚钱交到企业这一年,他的照片被挂在企业荣誉栏里,笑容一片灿烂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信,企业一定能好起来

市场机制倒逼企业改革:企业推行扁平化管理,原来20多个部门被合并成8个部门,三级管理变两级管理,50多个科被全部取消与此同时,按照国家相关政策,到期农民轮换工买断工龄,减掉临时工,企业包袱大大减轻

创新同样被提到事关企业生死存亡的高度2002年5月,原有的116台65千安自焙槽被陆续推倒,代之以全自动控制新型200千安预焙槽,仅此一项,吨铝耗能减少3000千瓦时

由于采用了新技术,阳泉铝业节能降耗环保技改工程项目节约投资1.5亿元,单耗指标和设计值相比较,年增加盈利1123.83万元同时,加强管理,提高电流效率,仅电耗吨铝节省500元

2005年,阳铝生产出了铝型材2006年,企业生产的铝锭被全部加工成型材产品因为阳铝,阳泉有了第一个全国驰名商标,白羊,高铁屏障、奥运场馆电器接头,天津海河大桥桥板,尤其值得关注的是,阳铝产品打入IT行业,成为富士康的供货商,更多人知道了阳铝,知道了阳泉2007年,铝价涨到2万元,阳铝全年盈利1亿元山西百强阳铝排名74位

这一次对企业的救赎,同样首先想到的是企业的重组,2008年,阳泉市国资委、山东德正资源控股有限公司签订关于对阳铝发展改革重组的合作备忘录,之后是本地的阳煤集团,但是停留在纸面上的东西最终没有进入实际操作层面

为了节约费用,阳铝高层不发工资、中层减半,压缩所有非生产费用为了保证正常的生产秩序,近一年的时间,阳泉市政府先后注入7000万元拯救阳铝,供电部门在巨额资金外欠的情况下依然保证了阳铝的正常用电,市国资委派专人跑贷款、打市场,但是吨产品同比成本比市场高出2000多元,停产是不得不面对的选择

积弊:未知前途

63岁的梁壁现在依然是阳泉铝业的党委书记、董事长,但是他告诉,自己从2010年6月已经再没有管企业的事情,原因是按照规定,自己已经到龄退休,因为企业重组,组织一直没有宣布

作为全国铝行业里独有的地方国有企业,阳铝的体制改革一直没有突破政府部门多次强力推进,但是效果不太理想职工的稳定、资产的处置,说实话对于阳铝这么一个40多年的老企业来说,谁也难保万无一失,这都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关键是没人愿意主动承担曾有意和阳铝合作的一位外地老总这样认为

1998年开始的企业内部改革,附属企业、三产,已经开始了独立核算,自负盈亏,消化了一大批富余人员,这也让阳铝的主业得以轻装上阵,然而随着这次阳铝的停产,之前的改革又回到了原点

国家资本注入,这也就意味着你这个企业经济效益并不是第一位的,这句话放在阳铝最恰当不过,即使在企业经营并不顺畅的2006年,为了妥善化解阳钢破产的矛盾,安置了500多名的阳钢下岗工人,不惜为企业背上沉重的负担,为稳定,为就业

对于阳铝,国企的积弊浸淫尤深通过阳铝几十年的起起落落,我们可以梳理出这样一个线条:只要通过改革、机制的创新,阳铝马上可以焕发生机创新能力不够,没有踏上市场的节奏,瞬间面临深渊;在企业困难时体制改革提上议事日程,经营效益好时又亦步亦趋

同样深为人诟的是阳铝国有企业的管理,据内部人士透露,阳铝停产,一声令下,近1000吨铝水化在槽内,无法回收上流传8元一张纸和30元一把扫帚经证实,并非全部属实,但从另一个侧面暴露出管理的粗放

编者手记

阳铝的停产,最直接的原因是市场波动但是,透过表象,其他的一些东西同样值得我们深思作为一个老工业基地,阳铝不是特例囿于计划经济的积弊,阳泉市在企业改革的路上一直走得异常艰难作为全省唯一还存在国营饭店、照相馆等计划经济色彩浓厚的城市,改革和稳定中寻找平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这个角度来说,阳铝的停产重组并不是一件坏事,通过体制改革、浴火重生后的新阳铝也许在不远的将来能重新给我们一个惊喜

咳嗽舌红苔薄黄是热咳吗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