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毛泽东晚年多少秘密照片

2019-06-19 16:40: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直以来,对于张玉凤,有着很多的文字追踪于她。有党史研究的,有纪实报告的,还有民间演绎天上地下信口开河的文字。对于后者,张玉凤沉默了太多不该承担的附会。张玉凤的善良、付出、守纪,是值得我们报以极大尊敬的一个人。

  有关她最简单的介绍文字是这样的:张玉凤,女,1944年1月27日出生,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

  年在毛泽东乘坐的专列上工作,年为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年任毛泽东的机要秘书。

  1976年后张玉凤去了哪里,干了什么虽然是人们关注的话题之一,但是,已不太重要了。

  重要的是张玉凤走近毛泽东、守护毛泽东,到最终送走毛泽东,她一直是一个最知情毛泽东的人。1962年至1970年,从“七千人大会”后到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庐山会议),这中间经历了很多的重大历史事件,其中最主要的是,像毛泽东与刘少奇的冲突、发动文化大革命、与林彪的冲突等等;这个时候的张玉凤,还只是一个旁观者。

  但作为毛泽东专列上的服务员,她一定看到过很多很多。1970年到1974年,她作为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已经不是走近而是走进了中南海,就在毛泽东身边工作了。

  她看到了“后台”的林彪事件发生全过程,感受过毛泽东因此遭受重创的一切,也见证了毛泽东随后处理此事所付出的全部努力。而1974年至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临终,张玉凤已经是毛泽东的机要秘书了。

  这期间,中国政治经历了邓小平复出、四届人大召开、江青集团力量坐大和式微、毛远新出任毛与政治局的联络员、周恩来病重、所谓的“反击右倾翻案风”、总理人选安排、大量受屈干部的政策落实、军队干部对调、再次扳倒邓小平、天安门追悼周恩来活动、唐山大地震、毛泽东去世、毛去世后各派力量的角力、粉碎“四人帮”等等重大事件。

  作为机要秘书,张玉凤想不看到什么都难。

  更何况,毛泽东晚年,他离不开张玉风,毕竟,从1962年起,这位如花年龄的女性就在毛泽东的专列上服务了。可以说,毛泽东想到什么,中国无期徒刑。张玉凤就能敏感地知道一二。毛泽东晚年发音不清楚,但只要他动动嘴巴,发出哪怕几个不连贯的音节,张玉凤基本上就能解读出来。

  曾经发生过毛泽东与张玉凤冲突后,毛泽东将张玉凤驱逐出去的事。但张玉凤可以走,毛泽东却离不开她,没有多长时间,毛泽东先自认输了,让汪东兴尽快将张玉凤找回来,并说下了很动情的话:我也这么大年纪了,脾气是有的,难道你的脾气比我还大?也还真是张飞的后代呀!

  不能说因为张玉凤对毛泽东的了解太深就真敢与毛泽东叫板对撞,但话又说回来了,毛泽东的晚年脾气大不同于身体健康时期,实在是不大好侍候的。

  张玉凤能一直随身于左右,帮毛处理好一些别人未见得能代替她处理得好的事——这也是中央为什么做出让张玉凤任毛泽东“机要秘书”的重大安排及其理由。机要秘书是做什么的呢?简单言之,就是毛泽东有关的“机密”、“要件”的转递、落实、存档。

  在毛泽东生命的最后两年里,张玉凤成了各派关注的对象,连江青这种什么人都看不起的角色,也不得不小心地求助于张玉凤,尽量地巴结“小张”,包括用一些女人之间的小恩惠小手段。当然这也无可厚非。

  但由此可以见出张玉凤在当时政治格局中的份量。曾写过一篇《毛远新“贪污”过毛泽东的谈话吗》,结论是不曾有过“误传圣旨”的过错,这中间就有着张玉凤的工作勤恳敬业等因由,因为是她对毛泽东任何谈话语音和文字文本的执着追索,没有给他人留下其他发挥的空间。

  张玉凤没有主动做过影响毛泽东决策的任何“进言”,这是一种操守。她所做过的一件让她后来还感到害怕的事就是在长沙“批走后门”事件的代毛圈阅。其它,张玉凤守住了本色,经受了时间的考验。

  但不参与,并不代表不知情。有关中国为什么发生文化大革命、刘少奇之死留下的蹊跷、毛泽东在滴水洞给江青的信之有无、林彪事件、中央政治局的人事安排、王洪文的升迁沉浮、康生其人及其状告江青、毛泽东眼里的邓小平、毛泽东与江青的关系、毛远新在毛泽东的住室里谈话的全部、毛泽东为什么选择华国锋的政治和战略考量、毛泽东为什么不参加周恩来的追悼会、天安门悼周时毛泽东在病室里的所有情形等等.

  毛泽东去世后,当时中南海的大管家,也是粉碎“四人帮”后迅速成为“五大领袖”的汪东兴曾找张玉凤索要过很多东西。

  而此前,江青也在一直打着毛泽东晚年谈话记录的主意。在江青向张玉凤索取保险柜钥匙时,张玉凤却说:“主席留下的一切,都是党和国家的财富,若要清理必须经华主席批准”。张玉凤坚持自己的职守,做了她的力量和能力范围里能做的一些事情,对历史档案有了一定的担当。

  因为张玉凤是毛泽东生命最后两年里的机要秘书,她处理和见证了当时最核心的机密档案。在粉碎“四人帮”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对毛泽东为什么不参加他几十年的老战友周恩来的追悼会一直有着深重的怀疑。

  海外报刊就此事更有多样的解读。而且这种解读也被中央文献出版的《周恩来年谱》、《周恩来传》、《毛泽东传》的写作者之一、原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高文谦所证实确有其事。

  比如说毛泽东对于天安门百万群众自发地悼念周总恩来一事,毛泽东在送达的《动态》上的批示就是“假悼念,真复辟”六个字。而且毛泽东也真的没有参加追悼会。据传,毛泽东在1976年1月12日还讲过不参加的理由:“为什么我要参加总理的追悼会?我还有不参加的权力嘛!

  (略)”对此情况,当时的中央有关部门请张玉凤这个历史见证人出来写文章作一些解释,以证明毛泽东确实是病重不能走动了,因之没有去参加周的追悼会。

  张玉凤这样做了。她写了毛泽东当时患严重疾病的情况,证明毛泽东的腿当时确实“走不动”了,因而只在送审的有关周恩来追悼会参与人员的报告上“画了一个圈”。但是,我们从张玉凤的文字里,还是可以看出她对毛泽东没有出席周总理追悼会的“看法”与情绪。虽然她的文字已经十分委婉了:

  这个圈,“在人民心目中,它实在是弱了,太弱了!

  ……这一笔怎么能表达得了对与自己风雨同舟几十年的战友的离别之情呢!”

  按照“机要秘书”的身份,也许,张玉凤已经说得太多。

  但是,今天的张玉凤已不是“机要秘书”了,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退休人员。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守口如瓶,不曾乱说乱写过什么。也许,她会让我们很多热切地希望得到中共秘史的人失望,但我们没有理由责怪她,她也不容易,而且,她能有这一份不投机、不炒自己、不揭秘史以获私利的操守,就是值得尊敬的。

  这些年来,有关张玉凤的说道,一些不负的纪实报告之类的文字,在她的身上泼了很多脏水。

  有的不良文人倾其想象之力,构思了一个又一个张玉凤与毛泽东的故事……不知道这些恶语是如何地伤害过这位14年里一直在为共和国最高领导人服务的工作人员的。但是,张玉凤走过了最艰难的一段岁月后,如今的生活想来应该归为平静。张玉凤——这个中国当代史可能时时会提及的、曾经以她的质朴和忘我的劳动为苦涩岁月里的我们照顾过领袖的普通劳动者。

  毛泽东身边的女人

  毛泽东的一生,和身边七个女人有情感关系,她们分别是罗小姐、杨开慧、贺子珍、吴广惠、江青、张玉凤和孟锦云。

  第一位女人──罗小姐

  毛泽东十四岁出外求学之前,父亲给他包办一个比他大4岁的姑娘罗氏,那年毛泽东14岁,罗氏18岁。

  这桩婚事遭到了毛泽东的坚决反对,后来婚是结了,但是毛泽东从未与罗氏同过房。父亲无可奈何。随着毛泽东走上革命道路,他与罗氏的婚姻便宣告结束。对于这一段感情,毛泽东不愿多谈,他曾对说;“我很不喜欢这段婚事,我从来没有和她同居过。”关于罗小姐的一切,史书没有太多资料记载,只知道她嫁入毛家后第三年就病死了。

  第二位女人──杨开慧杨开慧可算是毛泽东生命中第一个真正相爱的女人。毛泽东在湖南省念师范学校时,认识杨昌济教授,过后到北京工读,又再度回校,因此常与杨家往来聚会,从而与杨教授女儿杨开慧互生情愫。当年,他俩共结同心时,毛泽东廿七岁,而杨开慧才十九岁。

  两人非常恩爱,杨开慧服侍毛泽东最为体贴,例如毛常在夜间看书写文章,她就常常在半夜起床,为毛泽东准备一些热食,或是为丈夫加衣,以让他安心工作。婚后一年多,她就生下毛岸英。

  过后,因毛泽东被国民党通缉,从而逃离在外。离开半年后,杨开慧生下毛岸青。之后,两夫妻重逢,杨再次怀孕,一九二七年生下毛岸龙。同年,毛泽东发起秋收起义,两人再度分离。一九三零年,杨因与毛泽东夫妻关系,被国民党逮捕处决。逝世时仅有廿九岁,至此,三个儿子则流离失所。

  第三位女人──贺子珍

  在杨开慧被国民党逮捕受苦时,毛泽东则在另一厢和贺子珍相爱。当时贺子珍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对革命充满抱负,因而对毛泽东产生即仰慕又爱恋的情感。贺子珍曾与国民党的剿共军队对阵,站在前线上运伤兵,然后到后方,调护病人,组织女军,外表常给人感觉强悍。

  毛泽东不顾党员的反对,与贺子珍同居,对于无期徒刑英语。之后杨开慧去世后,他俩就正式结婚。自从与毛泽东同居以来,贺子珍十年之中终日奔走,陪伴丈夫长征。在漫漫路途里,她生了五个孩子,但这些孩子全送给人家,自己一个也不要。

  虽然,贺子珍与毛泽东出生入死,伴他左右,但毛泽东曾与一女翻译员来往。贺子珍接受不了,终日与毛吵架。不久,中央以“精神病”为由,将她送到莫斯科就医。一九四六年,获友人协助,得以回国,但却遭江青阻挠,无法与毛见面。

  第四位女人──吴广惠

  吴广惠就是那位令毛泽东神魂颠倒的翻译员。她毕业于北京大学,人长得漂亮,打扮又时髦,因能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而被委派作为翻译员,进而和毛泽东常有接触。当贺子珍撞破他俩的幽会,马上大吵大闹。此事引起中共中央的注意,在上级组织的压力下,贺子珍被送往莫斯科,吴广惠亦被逐出延安。

  第五位女人──江青

  江青争议颇多。1914年出身于济南,1937年到达延安后改名江青,开始了新的革命人生。与毛泽东的邂逅让中国多了一对幸福的同居者,45岁的毛泽东迷恋于24岁的焕发着激情充满了浪漫的江青。1938年经过政治局讨论,这一对神仙眷侣终于得到了婚姻的证书。

  抛开政治的迷雾,江青作为女人的一生,在追求自己理想的爱情生活中,是和毛有一段相对浪漫、相对幸福的美丽时光。江青对毛的爱是热烈的,是充满崇敬心情的。江青的青春靓丽和对他出于崇敬的激情,把毛沉淀于心底的浪漫情怀激活了,在党内森严的纪律面前,毛泽东还是有勇气和胆量去接受江青那份充满浪漫的爱情。这也是毛泽东维持最长久的恋情,共卅五年。

  由于江青曾先后和四位男人同居过,再加上毛泽东还未与贺子珍离婚,中共中央对他俩的恋情并不同意。经过多番争拗,中央虽同意他们同居,却要他们约法三章,规定不能说江青是毛泽东夫人,且不准江青涉足政治。

  可是,野心勃勃的江青又如何按奈得住?六十年代,以她为首的“四人帮”就把中国闹得天翻地覆。她与毛泽东生下一女李纳。到了晚期,两夫妻感情冷淡下来,七三年分居。

  1981年江青在毛逝世后被判处死缓,后减为无期徒刑。“主席,我爱您,您的学生和战士来看您来了……”,这是江青1991年5月13日在自尽之前4小时写在床单上的唯一遗言。

  不管历史风云如何变幻,但江青和毛的爱情是真实的,是可歌可泣的!

  第六位女人──张玉凤张玉凤与孟锦云两女子是毛泽东晚年身边红人,任是谁人要见毛主席,必须经由她们两人的安排与批准。张与毛相见时,只是一个十八岁的火车服务员,而毛当时已是七十二岁了。自从列车一面之缘后,毛泽东马上要张玉凤作为他的机要秘书,负责日间大小事务。

  这位年纪轻轻的女孩,实力不可小觑,在后期她甚至帮助毛泽东批阅文件,连江青要见毛泽东,还得通过她这关呢!在毛主席去世之后,江青要拿取一些文件,竟被张玉凤阻止,连江青如此强悍的女人都被吓走。据一些人说法,她曾在担任机要秘书时怀孕,孩子是毛泽东的呢!准确度多少则不得而知。

  第七位女人──孟锦云

  孟锦云与张玉凤两人是毛泽东晚年身边的女人,两人每天轮流照顾,寸步不离。孟锦云原是歌舞团的舞蹈员,一次被选中到中南海为领导表演,后来就成为毛泽东的看护。她俩亦是毛最信任的人,有一次还是孟锦云劝服毛主席动白内障手术.

  这七位女人陪伴毛泽东走过不少路途,亦扮演重要的角色,譬如江青就曾和他出生入死,后来更被利用作为毛泽东权势游戏的一颗棋子。

  毛泽东功高盖世,与日月同辉.而伟人的爱情生活也是丰富多采的,他是真正的伟人、是有血有肉的伟人,但伟人也是人,不是神!认识这一点,毛泽东更值得我们崇敬!毛是怎么对待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地球人都知道。现在请你看看毛是怎么对待他的女人和子女的!

  毛泽东14岁时,在父母安排下,与年长六岁的罗姓女孩结婚。对于这一段感情,毛曾对说:“我很不喜欢这段婚事。”罗嫁入毛家后第三年就病死了。

  陶斯咏,是湖南湘潭人,名门闺秀,温柔善良,在湖南长沙第一师范和毛泽东是同学和同乡。1919 年至1920 年间,二人热恋。1920年夏天,陶斯咏发现了毛泽东专横残忍的性格及对杨开慧的移情相恋,愤而离开长沙。1932年去世,年仅30多岁。

  杨开慧,毛泽东的老师杨昌济先生的女儿。二人于1920年结婚。在1922年至1926年间,杨开慧相即生下了毛岸英、毛岸青和毛岸龙。在毛岸龙出生后不久,毛泽东喜新厌旧,同李立三的妻子混上了。此事被杨开慧知道後,两人大吵了一架。1927年秋天,毛泽东发动了秋收暴动,被国民革命军击败后窜入江西井岗山。

  1928年,刚上井冈山的毛泽东与贺子珍同居。此时的杨开慧深陷囹圄,三个幼子流落街头。杨开慧只要声明与毛脱离关系就可以获得自由,杨开慧宁死不屈,惨遭杀害。

  1929年3月~1938年10月,10年间贺为毛生了9个孩子。如此过密的生育或流产,严重摧残了贺子珍的身体健康。毛依然拈花惹草,与一位女翻译员来往。贺子珍当然接受不了,于是,怀着孩子的贺子珍被毛泽东当作“精神病”送到莫斯科,这个孩子是男孩,十个月时由于患肺炎不幸夭折。没有与贺子珍离婚的毛泽东,在延安与小他12岁的江青结婚。

  令毛泽东神魂颠倒的翻译员名叫吴广惠。她毕业于北京大学,人长得漂亮,打扮又时髦。贺子珍被当作一个“精神病”患者被迫前往莫斯科后,怕影响不好,吴广惠亦被逐出延安。

  与毛的夫妻关系维持最长久的是江青,共35年。这个离过三次婚姻(先后和四位男人同居)的上海滩演员,凭著亮丽的外表,迷到风流的时年45岁毛泽东。毛泽东和江青认识後,即邀请江青去住处长谈,继而留饭,继而留宿。江青也曾陪同毛出生入死,后来更被利用作为毛泽东权势游戏的一颗棋子。江与毛泽东生下一女李纳。

  与江青交往期间,还有一位女性被毛强行占有。冯风鸣,南洋归国的华侨,因年轻貌美,又擅长戏剧,来延安後先去了鲁艺,後在评剧院做演员。一日看完“农村曲”之後,毛泽东邀冯风鸣“深谈文艺工作”,借此,毛泽东XX了冯风鸣。事後,冯风鸣愤而离开延安,不知所终。

  1949 年12月,毛泽东率包括周恩来在内的中共代表团,赴莫斯科拜会斯大林,担任代表团俄语翻译组长的是周恩来的养女孙维世。一天晚上,毛泽东将车厢的门反锁上,在学完几句俄语後与孙维世长谈,大谈他和江青的不合,之後便XX了晕晕糊糊的孙维世。

  後来,周恩来夫妇将孙维世嫁给了戏剧艺术家金山,金山曾在上海与蓝萍有床第之欢。据说,毛泽东谈他和金山谁也不欠谁的。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後,江青将孙维世监禁在北京的一所监狱里,孙维世被剥的一丝不挂,打得遍体鳞伤,後来周恩来签署了处死孙维世的命令,孙的头部被钉进了一颗钉子,死时年仅38岁。

  一九六二年七千人大会之后,毛泽东到了上海,住西郊宾馆一号院。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安排电影演员上官云珠跟毛泽东幽会。以后,只要毛到上海,上官都要拋下女儿,跟毛住上好几天。一九六五年,她甚至被毛泽东带进中南海,公开同居。一九六六秋天,她被江青下令逮捕,后死于狱中。

  张玉凤是毛泽东晚年身边大红人,无论是谁要见毛,必须经由她的安排与批准。张与毛相见时,只是一个十八岁的火车服务员,而毛当时已是七十二岁了。 自从列车一面之缘后,毛泽东马上要张玉凤作为他的机要秘书,负责日间大小事务。 这位年纪轻轻的女孩,实力不可小觑,在后期她甚至帮助毛泽东批阅文件,连江青要见毛泽东,还得通过她。。

  与张玉凤一起在晚年毛泽东身边的女人还有一个叫孟锦云,两人每天轮流照顾,寸步不离。 孟锦云原是歌舞团的舞蹈员,一次被选中到中南海为领导表演,被毛看中,成为毛泽东的看护。

  其外,比较有名的女人还有庐山服务局的会弹琵琶的服务员白玉莲,杭州西湖别墅擅长按摩的保健护士杨丽清,杂技之花夏菊丽

  毛泽东究竟有多少女人,恐怕很难说清楚。

通心络胶囊的作用
中风偏瘫怎么治
心绞痛要注意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