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赤血绝道 易昀传 易昀传第八章:贪心

2020-01-16 18:15: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赤血绝道 易昀传 易昀传第八章:贪心

“哟,三少主,收获颇丰嘛——”一道嚣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坐在奢华车架上的罗恒看向缓缓前来的一队人马,听了这句话,嗤笑出声,谦虚道:“哪里哪里,九少主过谦了,子恒只是与二位少主结盟罢了,尚且比不得九少主一人的实力。”

落后于罗恒的罗樱、罗杏两姐妹各自坐在自己的车架里,罗恒话音刚落便娇俏的笑起来,根本不管九少主难看的脸色。

听出他话里对自己被众少主排挤的讽刺,九少主勃然大怒,手指握紧腰间的剑柄,眼看着就要抽出宝剑,但他缓缓松了手。知道自己是被使了激将法,压抑住心中蠢蠢欲动的暴虐,他暗自冷笑:待我血脉提升,且看你们之后如何猖狂!

见九少主没中招,罗恒并没有多失望。虽然九少主是因为脑子经常拖后腿而被众少主排挤,但能混上少主的,都不是省油的主儿。

九少主身后跟着一群黑衣护卫,每人手里至少都挟着一个不知生死的人。那些被挟住的细数之下可达四十五人。而自己一方三路人马纠集,也不过百余。

当日那血脉提升之法除了大少主跟随魔尊闭关而不知道情况,每位少主都已知晓彼此已经收到这法子,早早地就开始结盟。起初这消息真假如何让许多少主持以观望态度,直到陆陆续续许多少主开始派人抓来了许多当不成少主的那些魔子们按照记载之法炮制。在等待的七七天中,各人又加大力度四处搜罗那些流落在外的魔子,各人出力不同,只当是为自己这场赌博增加筹码。

四十九天之后,罗恒先让一个新抓来的魔子去吸收炮制过的血奴,探查之下发现那魔子体内弱的可怜的血脉确实增强了,而且也没有排斥的现象。出于对自己的谨慎,他又实验了一些人,结果一般无二。

试验过的少主们都激动起来,享用过血奴带给自己的血脉提升,他们开始大肆向外界搜寻,许多少主更是亲自前往。

血脉的提升,已经让这群少主为之癫狂,哪怕前路是陷阱,只要有一丝希望,他们也绝对不会放弃。魔尊早年在外的风流债不少,留在外面的魔子说上千都是保守数。有些时候他们找到的魔子都成了七八十岁的老头,或者是一只正被拍卖的兽人……

总之,魔界、人界、妖界、仙界、异族等五大区域,他们现在才只是清扫了魔界、异族,还有三大界以及众多小界等着他们去搜寻。

人界与仙界联系紧密,更是对魔界之人十分忌惮,此番前去,必定要打散队伍,分头进行。各少主也早就划分了地界,互不干扰。只是到了后期,估计还要互相扯皮一番。

“但愿你以后还能对我说出这些话!哼,我们走!”九少主看了罗恒和他身后的两位姐妹花一眼,冷哼一声,带着他的队伍远去。

“那么——我们也要加快速度了。”对九少主的离去毫不在意的罗恒头也不回,淡淡道。

九少主与他分得的地界相邻,若不快些收拾干净,照九少主那德行,肯定会在背后使绊子,明抢的事情他又不是干不出来。

“我姐妹两个自然无异议。”罗樱罗杏两姐妹做足了柔媚的样子,娇嗔道。

哂笑一声,三个队伍前往人界。分好各自的路线,在入界前三位少主分别带了人马朝三个不同方向前进,约定在原地汇合。

三日后,整个人界各处都响起了魔物入侵吃人的传言,这传言越演越烈,最终惊动几大仙宗。几位镇宗大乘期修士出手后,二十多位少主才不约而同的退出来,人员虽有伤亡,但依旧是来去自如的派头,气的各大仙宗在讨要说法无能的情况下开始动用武力。

但人族式微,虽有仙界老祖相护,但是这点事情他们根本没脸去请求先祖下凡帮忙,更何况传说在当年那位魔神杀光了各界之神和仙界所有的大罗金仙后,神界已经断了与各界的来往,变成了荒芜的地方。

而元气大伤的仙界向来忌惮魔界,他们也不愿与之对上。十数天后,见再打下去也是人族吃亏,几位大乘密会一番后,不约而同压下了那些被魔界伤害的人的呼声。

九少主宫殿的暗牢中,浑身血迹斑斑的易云贴着墙根躺着,身边还有很多横七竖八躺着的人。

她眼神呆愣,身体上的疼痛无法阻止她脑子里还在回想十多天前的那一幕。

那天她的小院子突然来了两个黑衣人,为首那个穿着华丽的男人对着她张狂地笑了笑,伸手便将她吸过去,扔给一旁的人就要离开。

听到娘的声音,她死命挣扎着,抱着她的那人转身打出一道黑气,那黑气侵蚀了娘的攻击,直朝娘的脖颈而去。

漫天的血雨,落在洁白的玉水兰花上,染成和她梦里那片花海一样的颜色。

昏暗的牢房里,她盯着上方仿佛看不到顶的黑暗,眼神呆滞。周围血腥的气息弥漫,原本在被捉来后醒过来还有力气哭闹的人在经历一次‘炮制’后再没有力气哭闹。极致的痛苦已经让他们无法用声音表达。

“起来起来!”牢门外锁链哗啦哗啦响,一个粗嘎的男声响起。

牢房里躺着的人都不自觉瑟缩一下,却还是没什么反应。那身材异常高大的男人骂骂咧咧打开牢房走进来,动作粗鲁地从地上拽起一个气息微弱的瘦削男子,一手抓着他一条胳膊,一手去拽另一个人的胳膊。

牢房里一共有二十人,那高大男子两肩上抗几个,每只手攥着五六个人,胳膊底下还夹着几个,二十多个人就这么被他挪了出去。见旁边的牢房门里面骂声不断,只有他出来的最早,他加快了脚步,嘴里依旧骂声不断:“奶奶的,爷我还是不忍心穿了你们这群小弱鸡的琵琶骨,爷这幅样子要是被那几个龟孙瞧见了,你们可就等着被穿骨吧!”

“哼,爷居然摊到你们这群不能修炼的废物,连点油水都捞不到!王隆那龟儿子可是从一群小修士那里得了不少好处!”

“反正你们……想多活几天就给我老实点!”

许是周围太沉闷,高大男子是在受不了自己身上这些跟死尸一样的弱鸡们,想了想故作肯定道:

“事成之后你们不会死的!听见没有!省的被人说我……九少主部下滥杀无辜!”这话说的违心,他根本不清楚事成之后这些人会不会活下来,就之前那几个人来看,活下来的机会渺茫,但他还是这样说了。

啧,见鬼了。他想。

被他或抗或挟的人基本都还有一丝意识在,听到了他最后这句话,原本好多脸上一片死寂的人渐渐睁开双眼,眼底萌生出一点希望。

辽宁计划生育科学研究院怎么样
新疆尔自治区人口和计划生育科学技术研究所怎么样
江西癫痫病医院
莱芜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徐州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