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二十八章 柔肠寸寸相思留(二)

2020-01-16 23:2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二十八章 柔肠寸寸相思留(二)

伊傛此时此刻,身陷绝境。←,不知哭了多久,干脆将心一横:卫见既然找不到了,她也不准备回去了。

擦干眼泪,一路西行而去。今生今世,不找到那狗吃良心的乌刚,她誓不罢休。

不知走了多少天,一路上不知碰过多少回魔人的军队,她都往边上闪开了,幸好没有人发现她。

如今只要听到有魔兵来,她就心惊肉跳,精神高度紧张。

有一天,她听到有魔人说话的声音,但是她不能现身,只好躲躲闪闪,总是不敢寻声上前。

两天之后,她竟走到一片殿宇前。

她从未见过如此庄严肃穆的宫殿,黄金闪烁,散发出点点碎光,虽然在阴暗中朦朦胧胧,但是总能看见大体的样子。

忽然从殿中传出她从未听过的梵音仙律,听在耳中,竟有说不出的感觉——沉静,繁复,躁动……

难道这就是魔人的老巢——望乡宫么?

她心下暗忖:我这么冒失地闯进去,也许刚到门口,就被抓了起来,还没见到那失了心肺的恶人,我就被当作奸细被抓了起来。一刀砍了我还好,要是魔人喜欢我,留下我做老婆,这可比死了还难受。虽然至今没听说过有人魔通婚,但也不能不防。

想到这里,她像惊弓之鸟,将身子一缩,往旁边走去。

偏在这一天,她终于将食物吃完,连水也没有了。

她越走越是心惊,如此大的一片殿宇,都用围墙围了起来。

她见围墙上雕刻了许许多多的佛像,也不知画的是什么?有鹰有兽,更多的是光头的和尚。

“魔人的望乡宫原来是这个样子。”她想。

她饿得有气无力。趴在围墙上往里看,殿宇一直向山上延伸过去,半山腰上一座大殿,金碧辉煌,看来那是主殿了。

乌刚是秋容冬的座上宾,看来只有靠近那座主殿。才能见到他了。

要是能找到一条偏路进去就好了,可是围墙似乎无穷无尽地长,也不知到哪里才能停下,确实,这里太大了。

只要听到什么声响,她立即矮身躲藏。要说黑暗之地就是这么好,稍微一下就能躲过魔兵。

她艰难地爬起身,感觉头晕眼花起来,眼前的围墙摇晃起来。

到了第二天。忽然听得鸡鸭的叫声,她听说过魔人是不吃饭的,吃的是肉,而且茹毛饮血,这是魔人的养殖场吗?

“吱呀”一声,有人打开了一扇门。

一个男子咳嗽了一声,似是个中年男人,那人咳过之后说道:“柔妹。海剌剌那老不死的魔人,怎地还不来。要是再不来,饿死了这批鸡鸭可怎么办?”

黑暗中一个好听的女子答道:“修郎,你急什么?魔人都不急呢。”

伊傛纳闷:这望乡宫中怎会有人族?这两人明明是人族,怎会在这里?应该是魔人抓来的饲养员吧?

“我这不是想做出一批上好的食材来么?我那个实验就差这最后一步了。”

“修郎,不知为什么?我这心总是乱跳,你的实验越是接近成功。我这颗心,就越是跳得厉害。”那女子道。

“柔妹,我也知道我这样做不好,可是这么多年来,狼头鹰是我的命根。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条件给我,我……我……就是经不住诱惑。”中年男子看起来特别恨自己。

女子叹气道:“唉,不让你去做,我不忍心你伤心。可是这做出来了,我又担心。”

中年男子很是奇怪:“你担心什么?”

“我的担心,就是,就是,我们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伊傛竭力想听懂他们在说什么,听了这大半天也没听懂。

突然马车声响起,车上一人叫道:“修大师,任宫主,你们两个说谁是罪人呢?说你自己吗?别担心,这批上好的药材,其实几天前就到了,因为巡城的军士报说,发现陌生人族潜入,大伙儿查了这几天,这才晚了点。”

中年男子笑道:“这个人族倒是胆子不小,功夫肯定好得不得了。”

“唉,那人在城外杀了几十个军士呢。”海剌剌忽然开玩笑地问,“那个人族不会躲在你这里吧?”

伊傛听见这么一句,连呼吸也放慢了速度。明明知道海剌剌说的不是自己,还是将身子缩了一缩。

那女子道:“海剌剌,你胡说个什么呢?要不信就进来搜搜。”

“任宫主别认真。”海剌剌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语气,“我这随便开个玩笑呢,你们是上头的红人,我可开罪不起。”

女子似乎还是不能释怀,没好气地问道:“少废话,药材快卸下来。”

一阵悉悉簌簌过后,马车走了。

那两个男女拿了药材进去,听声音一径向里面走去,不一会就走得远了。

伊傛见正是好机会,闪身进了门,急忙钻入一个大棚,惊起了一群家禽。

她猛见这群鸭子,双眼惊如铜铃,正想惊叫出声,忽地想到这里是魔地,赶紧用手紧紧摁住自己的嘴,这才没叫出声来。

只见里面有上千只鸭,每一只鸭都有二百来斤,世上哪有这么大的鸭子?

一只鸭子张开嘴奔了过来,就要吃她,她吓得翻身滚了出来。

惶急忙乱间,又闯进了另一个棚,是一个鸡棚,这哪是鸡,简直是驼鸟。

一只鸡伸喙向她啄来,要是被啄到,哪里还有命在?转身便逃了出来。

只见一个棚连着一个棚,棚中鸡鸭的叫声此起彼伏,她怀疑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到处是凶恶的猛禽,纷纷向她扑来,此时她心胆俱裂,吓得晕晕乎乎,加上饿得有气无力,就这样乱跑乱钻。

谢天谢地,这里有一个空棚,她想也没想,就钻了进去。

忽听脚下“唧”的一声,像是踩着什么了,软软的。

她低头看自己的脚,慢慢抬起脚掌,果然,一只幼仔被她一脚踩进了泥土之中。

她本就心地善良,连一只蚂蚁都没杀过,这踩死一只幼仔,于她而言,当真是说不出的难受加歉疚。

那只幼仔深陷土里,仰面朝天,一动不动。

她满怀愧疚,心里早已说了一千遍“对不起”。

那只幼仔双脚蹬了几下,“突”地跳了起来,跑了几步,突然返身对着她,小小的眼中露出痛恨和凶残。

她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

幼仔慢慢张开小翅膀,张嘴狂唳,竟然十分凶狠。突然一蹦三尺,向她扑来,她吓得转身奔逃。

她气喘吁吁地,回头一看,吓得花容失色,一只驼鸟鸡正带着一群小鸡向她追来,这要被它们给逮着,一定成了它们的腹中食。

她一下不知哪来的力气,撒腿就跑,正跑到一座小屋前,推门奔入,不想撞到一个男子,再一次吓得跳了起来。

待她看清那人的脸后,不禁又惊又喜,跳入那人怀中,“哇”地哭了出来。突然感觉一阵眩晕,昏了过去。在还没有完全昏去之前,她见那男子伸出双手将自己抱在怀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用户请到.阅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用户请到.阅读。未完待续。

隆安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利辛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口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六盘水哪家医院治癫痫最好
西宁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