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木马】安黎微博选评(一)(作品赏析)_a

2020-01-16 18:28: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平时回避和人谈文学,太累。况且文学不是谈论出来的,而是个人化的观察、个人化的觉悟以及个人化的笔墨写作出来的。昨天又有人追问我到底怎样写才能使一部作品更有价值?我的回答是,怎样写固然重要,但写什么更为重要。什么样的作品有价值,参照物就是中外的名著(49年以后中国的名著除外)。

杨评:“怎样写固然重要,但写什么更为重要”。我以为这句不经意说出的话,对于理解安黎这个作家来说,是很重要的。他在写作上,是个知行合一的人。他不是一个泥滞于文字文本的文人作家,而是一个对现实强烈关注的作家。

针对当前无法驱散的污染,民间的段子已开始传递流行。我听到最为贴切的描述是:喂人民服雾!

杨评:当时关于北京雾霾的段子很多,独这一条让安黎觉得最妙。妙在何处,那还用说吗?一说妙味就损了。段子,是我们这个时代独特的“民间文学”,是很接地气的文化现象,好的作家是不会轻蔑地认为段子是上不得台面的。就我所知,可能贾平凹是最早有意识把段子作为重要部分写到自己作品中的作家,那是他的代表作《废都》。当然,段子这种形式也是古已有之,那时叫民谣之类。

今天是我儿子安朗的生日,我要把一个父亲最为美好的祝愿送给儿子:祝他一生平安健康,快乐幸福,与好运相携相伴,事事顺畅如意!二十四年前的今天,对于我,是今生最幸福的一天。早晨明媚的阳光,在迎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也照彻了我的心田。

杨评:心细地记着儿子的生日,并以微博形式记之,安黎这少有的文艺范儿行为,透露出一个慈父的怜子柔情舐犊情怀。我曾记得有一次他提及妻子身体不好陪妻子看病话,当时我感受到他们夫妻感情很好,他们有一个恩爱和睦的家。我想起鲁迅的诗:怜子如何不丈夫?给儿子起名安朗,是因为当时天气晴朗?是他希望儿子将来性情开朗、爽朗?是他希望我们都有个朗朗乾坤?

我不歧视残疾人,因为我父亲就是残疾人;我不歧视穷人,因为我曾贫穷过;我不歧视潦倒落魄的人,因为我也曾潦倒落魄过;我不歧视犯人,因为我知道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都可能因自身过失或遭遇诬陷而沦为犯人。我唯一歧视的,是那些喝着民脂民膏,对民众心怀歧视,却高叫“为什么服务”的人。

杨评:这一条也许可为上面那“喂人民服雾!”的段子作注了,理解安黎他何以认为那条段子最为精妙。我又想起鲁迅另一首诗中的横眉冷对千夫指。

《古拉格群岛》里有这样的细节:苏联的某个礼堂,举办斯大林讲话报告会,会毕,全体与会者起立鼓掌。鼓掌十几分钟,依然没有停止。谁也不敢带头停下来。一位妇女首先停止鼓掌,随之其他人也慢慢停止。会后,妇女被克格勃带走并杀害。看到朝鲜人在镜头前痛哭,我联想起这个情节。哭关乎生命,谁敢不哭?

杨评:从经典名著中的一个细节联系到现实生活中的一个普遍事象,揭示其背后的真相与本质。他会读书,不死读书,犀利的眼光就这样一点点炼成。

从听《姑娘我爱你》开始,我就成了索朗扎西的忠实歌迷。尤喜欢他的《洁白的哈达》(藏语)和《幸福香巴拉》,百听不厌。那种未经雕琢的天然之美,那种不含杂质的洁净之音,在肮脏的世界上很难遇到。扎西的声音,符合我对纯洁的呼唤与渴望。听他的歌曲,我有沐浴之感,不但倍感惬意舒服,而且净化身心。

杨评:读这则文字我会心一笑。铮铮风骨的思想家批评家背后,他也有很文艺的一面。我也很喜欢这位歌手,还有容中尔甲等很多这样少数民族的歌手的歌。我希望有机会能和他到歌厅去“high”一回。

在德国达豪集中营入口处,刻着17世纪一位诗人的警世名言:“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烧人!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灭口!”埃德蒙·柏克说过:“邪恶盛行的唯一条件,是善良者的沉默。”

杨评:也许有人不理解,安黎他不好好当一个作家写他的文学创作,偏要那么地关心政治?其实“政治”一词,不是政客的权力游戏,在安黎他那里,“政治”一词可以用“社会现实”一词替换,“是人民大众的事”,这也是政治一词的本来内容,而被我们的文化染缸所庸俗化了。好的作家,不就是要关心“社会现实”,关心“人民大众的事”吗?

我不反对唱红歌,但反对强迫人们唱红歌。重庆是红歌唱得最为响亮的地方,可这些纵情歌唱的人们,你们能回答《红岩》的作者罗广斌为何要自杀吗?能回答敌视美国的江姐,其儿子何以成了美国公民?能回答写了《荔枝蜜》的杨朔,在赞美比蜜甜的新制度的同时,何以放弃享受甜蜜,选择“自绝人民”了呢?

杨评:当时红歌唱得最积极的后来又怎样呢?安黎的这则微博写于2011年七月份,当时的薄还在万人颂扬声中唱红歌呢。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此士为安黎。薄从权力顶峰坠落到地的时候,人们才群起而攻之。而这时才群起而攻之的人群中,已经没有了安黎的身影。

药家鑫是我儿子同龄人,我很同情他;我甚至同情说“我爸是李刚”的青年。这些孩子貌似罪人,但真正的罪犯并非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是受害者。道德缺失的环境,缺少对生命敬畏的文化氛围,致别人于毁灭,也致自己以悲剧。谴责药家鑫,那是逐末舍本;反思与检讨孩子成长的环境,才是开对了药方。

杨评:安黎是多少有点基督教情结的,他也是赞成废除死刑的,他认为生命是上帝给予的,只有上帝有权力拿走,人是没有这个权力的。他爱每一个作为个体的人,悲悯每一个作为个体的生命。人道主义的阳光是会照到每一个人身上的。甚至可以说,即便是对那个极权头子他似乎切恨的金三胖子,他也会同样对其爱,对其悲悯。正因为这爱与悲悯,他才痛恨那些强加于人身上的体制。权力体制如果不能保护一个最普通的公民,那么它最终也保护不了权力体制最顶峰的那个人。

共 22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学评论历来争论不休,作为一个本着对文学负责任态度的评论家,他的出发点,是站立在艺术的角度去客观、公正、公平、辩证地看待。问好!【木马社团编辑:山形依旧】

舒尔佳的效果怎么样
手指戳伤怎样包扎
鲁南制药舒尔佳减肥药效果好吗
藤黄健骨丸能治骨刺吗
分享到: